位置:重庆新闻网 > 社会法制 > 正文 >

别“钟南山说”了!谣言有毒!

2020年01月27日 10:14来源:未知手机版

nvidia riva tnt2,窄播,陈怡 保险

现在,只要打开手机,打开电脑,铺天盖地,全是“钟南山说”,在各个群里、朋友圈里,水银泻地般传播。 

我们都知道,84岁高龄的老爷子,此刻正奋战在防治第一线,担当着人民生命健康的守护神。

他实在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,去说这些形式风格各异、看似十分有道理。而这些话里,甚至还有病句、错别字。

果然,很快就有媒体、机构辟谣了。 

多少自撰、杜撰、伪撰、瞎撰的内容,假汝之名?

当然,这些假借钟南山院士之口发布的内容,有的还是在劝人向善、教人应对的,我们尚可接受。

但某些别有用心的假借钟南山之名发布的内容,就另当别论了。

“钟南山说”之外,还有其他大量的在微信群、朋友圈流传的各种所谓的内幕消息、内部材料、小道消息,甚至是谣言,真假消息满天飞,则让人无法忍受了。

这些谣言四起,在各类网络平台上混淆视听,引发恐慌。有的是所谓“秘方”:抽烟喝酒可以预防病毒感染,板蓝根+熏醋能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;有的事关公共安全:北京高速“只出不进”,这里那里“封城”;还有的是针对公众人物:钟南山感染了病毒,白岩松将对话钟南山;等等。

疫情面前,谣言猛于虎,对于当前的疫情防控大局极为不利。

老百姓希望听到“钟南山说”,是因为有些地方、有些机构“没说”、“少说”,而还有些人在“瞎说”、“乱说”。

网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“钟南山说”?究其原因,大致如下:

1、人们对疫情发布、防治信息、健康知识的极度渴求。

医疗信息本身的不对称性,在此次疫情发生期间,表现得更为明显。

公众包括很多医生,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源、传播机制、治疗方案、对症药物等都存在一个认知过程。普通百姓更是缺乏相应的知识。群体性的焦虑、不安,加大了个体对信息的渴求。

个体的弱小感、无助感被放大,个人急需专业的知识作为指导,急需专家的明示作为心理上的依靠。

2、官方消息、专业知识在被裹胁中消解。

在媒体、自媒体极度碎片化的背景下,各种消息满天飞。

这其中,有专业的、科学的知识,也有流言、谣言。

特别是流言、谣言,更愿意借助专家的名号来发布,以增加所谓的“权威性”。

而官方发布的消息,以及其他专业人士发布的科学知识,在传播的过程中,有可能被二次加工,被迫冠以专家的名头,以抢占信息渠道。

3、官方发布的信息还不能满足公众的需求,二者之间存在信息供需矛盾。

公众对武汉官方前期信息发布工作多有诟病、质疑、不满。这成为“塔西佗陷阱”直接映射的源头。

此外,还有不少人对目前一些地区信息发布的模糊性、粗放性、不确定性等现状,存在不满,呼吁更多、更详尽的权威信息。

4、健康教育、健康宣传的短板,在此次事件中被凸显。

很长时间以来,健康教育、健康宣传在有意无意中被弱化。毋庸讳言,当前的卫生体制,受所谓政绩观的影响,重治疗轻预防、重技术轻宣教、重设备轻科普的现象不同程度存在着。

有机构做过研究,在健康教育方面每花一块钱,就可以节省将来在预防、治疗上花费的八九块钱,甚至更多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qjhjl.com/shehuifazhi/176569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